爱情保鲜术 / No.85916

文:王秀园

最近别人家的家务事,常常会自动转弯到我家,这可能跟我是「学心理的」脱不了关系。不管是朋友,还是朋友的朋友,有处理不了的疑难杂症,就会来到我跟前,要我像「情绪回收站」一般,做分类、修缮、补强的处理。当然,许多情况是当事人想倾倒情绪垃圾,纾解心中郁气。


爱就是用我的方法保护你

朋友夫妻是大家眼里的金童玉女,先天、后天条件特优,只能用羡煞人来形容。在一片通货膨胀、经济惨淡的哀声里,他们家却享有太平盛世的富足。怜香惜玉的「金童」,用心高筑家庭这个城堡,把妻子当作公主来娇宠,将她安置在安全无虞的堡垒里,不希望她受到半点风吹雨打,或被外界的残酷社会打击。他每天用尽心思来表达深深爱意。可是,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、不食人间烟火的「玉女」,其实是个不适合被豢养的「猫科动物」,她一心想攀爬高高城墙,跨出堡垒,纵身森林里,享受那原始猎杀、追逐的快感。事件刚开始时,她撒娇耍赖的对金童说:「让我出去上班吧!只要兼职、半工性质就好。」对坐拥高薪的金童而言,打工兼职其实是受气、吃力不讨好的儿戏,于是,他用爱情文艺片男主角的口吻说:「哎呀!别闹了,乖乖留在家里让我来养你吧!」如果是大银幕里的剧情,导演就会安排女主角满脸幸福洋溢,沉醉其中;可是现实生活里,剧情发展往往像天上浮云,随风聚散不定。总之,原本只是打工兼玩耍的单纯事件,渐渐演变成捍卫工作权和自主权的战争。故事最后,瘫在沙发上的金童,对着话筒,关心的问:「你的工作辛不辛苦?还习惯离婚后的生活吗?」玉女像刚刚吞食了一只老鼠的猫,伸个大懒腰,回话说:「我终于可以自主,十分满足!」


爱就是你变成我眼中的可造之材

眼前坐的一家子是朋友的朋友。那个妈妈的态度,因为像诡谲多变的秋台,使我有点搞不清楚这一家是「一国两制」,还是「三国鼎立」。但清楚的是,他们家的父子关系恶劣,已不是一朝一夕。空气里,弥漫剑拔弩张、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。只因为我这个陌生人在场,大家尽力克制不爆出火花,但围堵潮水的沙包,终究很难抵挡狂涛巨浪;溃堤只是时间早晚的事。年近五十的爸爸,火气旺盛,说不到三句话,就开始对孩子咆哮:「我花了那么多钱送你去念私立学校,接受最好的教育,取得优势,你不要给我找借口,好好拚出一张象样的成绩单来。」十几岁的孩子禁不起煽动,把他长年累积的情绪一古脑的发泄出来。他胀红的脸像颗熟西红柿,愤愤的说:「从小到现在,我的兴趣是跳舞、玩乐器、唱歌,以后也希望能往这方面去发展。可是,你们根本不管我喜欢什么,只会要求我考出好成绩,以后要去学医或往电机方面发展;为什么我一定要做你们指定的事呢?」权威被顶撞的爸爸,大声咆哮犹如雷电交加,也引发了妈妈的泪水泛滥。场面顿时陷入他们十分熟悉的混乱里。朋友忙着当和事佬,我则想起了几天才刚看的一部法国电影<<狐狸与我>>。


真爱就是给予对方所需要

电影里,纯真烂漫的小女孩,在森林里偶遇了一只狐狸,当他们眼神交会时,小女孩不禁深深爱上那只在野地成长、生活的狐狸。后来,她锲而不舍的刺探、追逐、诱惑,终于赢得狐狸信任,彼此成了可以陪伴、依偎的朋友。不管是对人,还是对有情万物,人们往往没有经过琢磨,就用最原始的爱来对待自己生命里最珍贵、最特殊的对象,却忘了考虑「爱的方式」适合对方本性吗?给予的爱是不是对方所需?会不会让对方消受不了?于是我们可以见到:很多人一厢情愿的强迫所爱的人遵循自己订下的游戏规则,要对方接受自己的模式,丝毫不顾对方感受。电影里的小女孩也用她自以为爱的方式来对待狐狸,结果适得其反,深深伤害了心爱的狐狸。「人生如戏、戏如人生」,在红尘滚滚中,人们还是无视戏剧、故事的谆谆告诫,一再把「错误示范」的戏码搬上真实人生舞台。生命里,许多无谓的伤害、痛楚、冲突,往往源自于一厢情愿、自以为是的爱呀!

 

立即扫描.进行测评

文章分類

合不合(厦门)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2016 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.